泥巴路,沟,桥,自行车

作者: E星期五 分类: 自己写的日记 发布时间: 2021-01-16 22:46 ė 6 没有评论

那条坑从村里西头一直到东头,现在甚至怀疑那是一条河,小时候那条沟不少于五米宽不多于10米,差不多8米吧,沟的南边是一条土路,那条路算是营里的主路,也是最平整的路,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,营里的拉车拖拉机的增多,那条路的车辙也越来深越来越多,记忆中的小时候一年四季总是有很多雨水,雨天上学一点也不快乐,因为要杵着泥巴从当时营里最北头到学校,穿的是那种因为大而哐当哐当响的胶鞋,而且总有渗水的地方,脚底总是湿漉漉的,就算是没渗水,那么长的路程,踩着泥泞,那是一种非常沾鞋的泥,得费很大力气才能甩掉的泥,如果不把它弄掉,泥巴会越滚越多,直到像两陀大磅秤挂在脚上一样,痛苦的是走不了几步就会吸到那么一大陀,于是一路走一路抻腿甩泥巴,要是路上有积水就把胶鞋在水里过一下,泥巴基本就全掉了,所以就像所有的小孩子一样喜欢踩水,但那时真不是因为调皮?
其实泥泞天最常走的是小路,小路几乎没车辙,能好走一些。

这条沟一直有水,门前位置向西100米左右常年水深看不到底,相比之下门前这里比较窄,每当雨水多的时候总是沟满河平的,平时想从家里过去需要过门前一个小桥,说它是桥,其实也就是两块墓碑平放着,只能过一个人。东边50米左右有一个稍大点的桥,不过好像也是墓碑平放着的,更大更宽些,虽说中间是空的,但好歹算是个双边桥,能过两轮子的拉车(平板车)。现在那个桥似乎不在了吧,中午还在那过,没留意是不是也填平了。小时候村里来了几个临摹碑文的人,先把碑刷干净,再用纸和墨水把文字印下来,我当时帮他们忙把他们辛苦弄的东西弄废了,那人好像还有点生气,虽然没骂但明显感觉生气了哈哈。null补现图,路面已经硬化了,前方的那个吊脚房是旧河道的一部分

门前的那个单边桥在我每次骑自行车玩过去都是一个考验,一直在脑补万一掉坑里了怎么办,好在一直没掉进去过,有一次,应该是刚学会不久,骑着那个大杠,还不是掏在杠里面而是骑到上面了,个子太低了,就像猴子骑大自行车一样,脚都不好踩踏板,能自己跳到车上骑真是不容易,更不容易的是下车,上去了下不来啊,脚都蹬不到,所以就有跳车的,我个头更低,跳吧,怕摔坏了车也怕压着了自己,所以那次我就在离家不远的那个单边桥边上找了个麦秸垛,慢慢的倒了下去,安全着陆!

说起骑自行车,还有一难启齿经历,当时骑了不记得是谁的自行车,那个车座前部比较高,有点突出,坐上去正好压着蛋和前列腺的位置,那第一次有了性兴奋,感觉好爽,哈哈,之后一直念想着再骑那自行车,当时虽然不知道那就是性兴奋或自慰,但也清楚是不能随便说的。。。应该还是在小学吧,还不会打手枪。

 

本文出自E星期五的博客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。

本文永久链接: https://exqw.com/archives/1136.html

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

Ɣ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