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型肺炎

作者: E星期五 分类: 自己写的日记 发布时间: 2020-02-07 19:08 ė 6 没有评论

2月7日星期五农历正月十四,晴转阴
这场疫情到了第十四天。
疫情开始第一天忘记具体日子,经常上网的人了解的也是最早,当时媒体称这种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且不人传染人,不会人传染人嘛,这就没什么可怕的。有人也研究说这病毒传染性毒性都比非典低的多,既然人人不传染毒性又不强,完全没有放心眲,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这看法。
腊月二十六左右耗子从武汉回来说聚一聚,那几天工作正忙不小心咳嗽了,怀疑是近期抽烟引起的,每年这时候基本都会感冒一次,习惯了。电话一直催促,但实在不想出去也就没去聚。第二天咳嗽开始加重,晚上又让我去网络调试机顶盒,但我还是没去,太累了,回到家哪也不想去,主要是怕喝酒。现在回想起来,多亏没去,不然这咳嗽可能就得隔离了。咳嗽并未见好,第二天下午去药店买了两盒罗汉果治咳,一瓶维生素C增强体质,晚上去见面,医院上班的,不太喜欢这职业,受凉咳嗽加重。
腊月二十八,单位开始84消毒,从保健院的同事那里拿口罩,我8个。咳嗽没好转。
腊月二十九是上班最后一天,工作不是太顺心,下午以咳嗽为由不去上班,中午把年货送了过去,此时尚未封城。晚上有发烧迹象,出汗后感觉好些。三十早上回家,贴对联准备过年,畏寒应该有烧,此时疫情开始从严重方面报道,下午妹妹回来了,带了几包口罩,妹夫也在咳嗽,此时口罩已经不好买。
晚饭后没等到春晚开始就回城,因为婚姻的事早已经决定初一不在家过,这也是在家以来第一回春节没在家看春晚。
大年初一疫情报道继续严重,下午接到电话去单位开大屏打标语。咳嗽没见好。
初二疫情继续加重,快中午时,联系妹妹中午不回去了,怕传染。戴上口罩去药店买药,感康和风热感冒冲剂和三黄片,药店有口罩出售,但价钱高的离谱,一片在15元以上。
晚上测量体温,测量几次,最高时在发烧的临界点,或许叫温烧吧,感康吃下第二天已经没烧,发烧解除。咳嗽开始变轻。一直没食欲,口不再发苦但开始发甜,可能是罗汉果茶喝多了。肠胃开始不舒服,拉肚子。买盒吗丁啉,水果店五个橙子18块。
在家休息,初四晚接到要求到社区值班电话,初五中午到社区报道,此前市区已经封路,车辆没有通行证禁止通行。下午开始在路口值班,肠胃基本恢复正常。
2月6日晚,李文亮去世,从今天一天获取到的信息,他是某医院眼科医生,前途很不错,今年34岁,在这疫情爆发前因谣言被训诫,后来事实证明并非谣言,感染去世。这个人是个很普通的一个人,工资奖金交老婆,吐槽吃不起国外樱桃,喜欢机场外某店的德克士鸡腿,很乐观,被确诊当天发的微博还在结尾发了个狗头,没有负能量,没有抱怨,没有吹捧,给人以很理想状态下的正常人。

本文出自星期五的博客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。

本文永久链接: http://exqw.com/archives/930.html

0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

Ɣ回顶部